2021
Jun.

57

可持续发展

导入TCFD (气候相关财务揭露) 从气候危机找出商机
前瞻布局低碳经济

文: 企业永续发展办公室

世界经济论坛(WEF)在今年初发布最新的《全球风险报告》,报告中揭示人类面临的七大风险(注1),结果如各界所料,除了新冠肺炎带给全球社会与经济巨大冲击之外,最主要的风险就是气候变迁与环境危机。

2020年12月,台达如火如荼地进行了第二次、三年一度的气候风险与机会鉴别内部教育训练,由 ESG 团队集合八大事业群以及人资、采购、财务、法务、投资人关系与厂务等功能单位,共37个相关部门,超过70位主管级代表,依循国际金融稳定委员会(FSB)公布的气候相关财务揭露(TCFD)议定书(注2) ,从各种气候变迁风险影响台达营运的可能性与冲击性,通过TCFD框架所提出的22项风险,经过内部评析鉴别出重大风险,其中“原物料成本增加”和“再生能源法规”等风险受到高度关注。

台达每三年一度的TCFD内部教育训练,集合事业群和功能单位主管级超过70位代表,共同从各种气候变迁风险影响台达营运的可能性与冲击性,鉴别台达面临的关键气候风险与机会。

台达致力投入气候风险与商机 为全球第一家科技业TCFD Supporter
气候风险管理对企业为何重要?二月时美国德州的冰风暴造成全州大断电,进而引发当地电力公司陷入财务危机的惨痛教训,说明气候变迁足以影响国家社会安全、金融秩序甚至全球经济,攸关企业与全人类的永续发展。时至今日,不仅企业投资人以此评估未来的投资目标,CDP和 DJSI等国际永续评比亦纳入气候风险相关问项,作为企业ESG策略规画的重要指引。

2015年台达签署We Mean Business倡议,其中一项承诺即是“揭露气候变迁信息”,到了2017年TCFD议定书出炉后,即依其框架试行气候风险鉴别,同时随着迈向低碳经济转型的脚步探索新商机,后续并在每年的财务年报及永续报告书中揭露进度。2018年2月,台达正式登录成为TCFD支持者,成为全球第一家科技业TCFD supporter。

气候变迁融入商业策略及永续目标 TCFD深化气候风险韧性概念
台达于2017年导入TCFD时困难重重,主要原因在于全球产业都还在摸索气候变迁的具体影响,以致没有先例可循,亦无标准方法学。然而,台达长期将气候变迁融入商业策略及永续目标,关注气候对营运造成的直接与间接影响,建构调适能力,以及不断研析气候变迁的机会点,呼应TCFD的核心四要素-治理、策略、风险管理以及指针与目标,因此得以克服万难逐步导入TCFD,也深化了同仁气候风险韧性的概念。

为了因应气候的变化,台达藉由每三年一次的大调查,以及每年的审视,从政策与法规风险、技术风险、商誉风险与市场风险等转型风险,和立即性风险与长期性风险等实体风险中,筛出重要气候风险项目,进而发展因应作法,找出衍生的机会。

以政策与法规风险为例,当前全球正在兴起碳税或强制性碳交易的管理,厂区虽不在管理范围内,但台达经营策略在预做准备,若一旦被管制,可能导致营运成本与费用增加、再生能源供不应求或政策透明度不足,甚至面临罚款。因此台达导入内部碳定价,加入RE100设定再生能源目标,并积极关注边境碳税与再生能源法规等国际制度发展,因应可能的风险,发展未来商机。

跨部门合作建立情境分析模型 布局未来气候商机
过去三年,ESG团队即已分四个阶段,与不同的事业单位合作,从寻找参数、参数货币化、韧性评估到情境分析,逐步建立TCFD基本数据库和方法学,为气候变迁做准备。

台达在2018年完成首次的气候风险与机会鉴别调查,并依调查结果从2019年起,由ESG团队与不断电系统、电动车零组件、风扇和储能系统等团队合作试行案例,以寻找台达未来的气候商机。期间也善用国际数据库如在线气候风险信息平台,以较大的地理尺度评估各区域立即性与长期性的实体风险。

2020年,台达以储能系统为例,采用最重要的两大气候情境分析,一是NDC(国家自主减碳承诺),为各国自主承诺减碳的结果,二是Beyond 2°C,以升温不超过2°C为目标朝向碳中和的减碳路径(注3),建立TCFD情境分析的模型,评估在这两种再生能源发展情境下,储能产品在台湾市场可能的机会。分析结果显示,若依Beyond 2°C碳中和情境,预计2030年整体储能市场相较2025年有超过两倍的成长潜力,在NDC情境下则会低于两倍;若仅2030年,以Beyond 2°C碳中和情境预估的整体储能市场,亦比NDC情境下多了4.7倍,显示Beyond 2°C碳中和情境能更显着地带动储能方案在台湾的需求。

台达以储能系统为例建立TCFD情境分析的模型,结果显示在Beyond 2°C碳中和再生能源发展情境,能更显著地带动储能方案在台湾的需求。

台达导入TCFD的分析结果,呼应了再生能源为因应气候变迁减缓及调适的主要选项之一,储能系统可协助确保电网供电的可靠度与稳定度,为台达重点发展的气候商机。而除了再生能源以外,极端气候以及天气型态改变都对台达营运产生明显影响,调适行动已刻不容缓。

注1) 世界经济论坛(WEF)2021年《全球风险报告》公布了全球七大“可能性最高风险”与“冲击最高风险”。“可能性最高风险”依序为:极端天气、气候行动失败、人为导致的环境破坏、传染性疾病、生物多样性流失、数字支配权集中以及数字不平等;“冲击最高风险”依序为传染性疾病、气候行动的失败、大规模毁灭性武器、生物多样性流失、自然资源危机、人为导致的环境破坏以及生机危机。参考数据:World Economic Forum: The Global Risks Report 2021

注2) 2015年由国际金融稳定委员会所成的TCFD工作小组,拟定一套具一致性的自愿性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揭露建议,协助投资者与决策者了解组织重大风险,并可更准确评估气候相关之风险与机会。

注3) NDC情境为纳入各国承诺自主减碳贡献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;NDC)现有政策情境的减碳路径,估计每年约减碳3%(CO2/GDP);Beyond 2°C碳中和情境为超过120国承诺或规划净零碳排目标永续发展情境的减碳路径,估计每年约减碳11.3%(CO2/GDP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