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
Feb.

49

台達綠生活

文: 王振益/台達基金會專員

若以賽車為比喻,目前碳排成長相當於已經衝出車道,但還沒煞車的失控情況,更不用說要回到原本減碳軌道上,再加速追回來,目前只能說距離原定巴黎協定目標是相當遙遠。

聯合國環境總署(UNEP)今年連續第十年發布《排放差距報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),針對未來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預估和《巴黎協定》目標比較,得出的結果並不樂觀,一起來看看怎麼回事。

在科學預警和政治承諾下,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仍持續增加
過去十年,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以每年1.5%速度成長,只有在2014-16年間短暫穩定。2018年包括土地利用的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,已達553億噸二氧化碳當量(CO2e),再創歷史新高。其中化石能源與工業產生的碳排達375億噸二氧化碳當量,成長2.0%,也是歷史新高的紀錄。

很糟糕的是,目前還看不出碳排達到頂峰的跡象。根據估計,若碳排在2020年達到峰值,則2030年需要比2018年低25%,才能將全球升溫控制在2℃;若目標進一步到1.5℃,則要降低55%。但問題來了,照目前碳排趨勢,全球不太可能有辦法在明年之後開始逐年減低碳排。


2019年《排放差距報告》封面,畫出了現況與未來 (source: 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

2030年碳排降低三分之一 目標差距巨大
此外報告還估計,各國當前政策不變之下,2030年的全球碳排為600億噸二氧化碳當量。2015年的《巴黎協定》,各國提交了自訂減排目標,其中無條件執行這些國家自主貢獻(Unconditional NDC),僅能將2030年碳排降至560億噸,仍與2℃目標的410噸相距甚遠,更不用說與1.5℃目標相差320億噸了。

而依照國家自主貢獻來估算,各國在《巴黎協定》裡的減碳承諾即使都達成,在本世紀末,全球仍會升溫3-3.2℃。這個狀況若以賽車為比喻,目前碳排成長相當於已經衝出車道,但還沒煞車的失控情況,更不用說要回到原本減碳軌道上,再加速追回來,目前只能說距離原定《巴黎協定》目標是相當遙遠。

一度C的差距 端看各國決心
總結來看,會有如此差距,問題仍在於各國提交的國家自主貢獻不足,無法達到預定目標。據估計,各國需將貢獻承諾提高3倍,全球每年減排量需達3%,才能實現2℃目標。要達到1.5℃目標,要加大到5倍以上,每年減碳也需減排7%。有鑑於此,近年已有許多國家陸續提出更進一步的減量決心。統計下來共有65個國家和像是美國加州的地方政府,都設定淨零排放目標,其中包括5個G20成員。


把製造端排碳計入消費國後,可看出歐美消費大國與中印製造大國的碳足跡變化 (source: 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

而回過頭來看究竟國家可以做些什麼,報告列出六大解決方向,包含進行深度轉型來減少排放差距、城市氣候治理、數位化、土地利用、糧食安全、生質能源等。在能源部門一塊,報告更提出需擴大再生能源利用、提高電氣化、逐步淘汰煤炭以實現能源系統的快速脫碳,同時也要以大量電動化讓交通、工業部門脫碳。看起來,目前全球已有多套解方,只差同住一個地球村的我們,展現出決心與執行力。

【參考資料】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