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
Aug.

46

台達綠生活

文: 王振益 / 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專員

「IRENA綠能發電成本報告」封面

再生能源成本下跌快速 已威脅燃煤電廠生存
會有這般趨勢,主要跟科技發展快速有關。2018年,所有商業綠能電廠的均化發電成本,都已落在化石燃料的成本區間。近年快速下跌的綠能成本,導致許多開發國家傳統電廠的經營岌岌可危。像美國自 2007 年以來,煤炭發電量已經減少逾 40%;而英國於2013年燃煤仍占整體發電量四成,去年已急墜到 6%,今年更是一整個星期沒有使用燃煤發電,整體來看,綠能發電比例則從12%跳升到28%。


全球商業綠能電廠成本近年來快速下跌,橘底為化石燃料成本區間。(來源:IRENA綠能發電成本報告)

從圖表來看,光是2018年,全球太陽光電和陸域風電的成本即較前一年下跌13%,生質能源下降14%,水力發電下降了11%,地熱和離岸風電下降了1%。最令人矚目的是,由於全球幾個聚光型太陽熱電(Concentrated Solar Power, CSP)發電廠在去年底陸續啟用,去年一年CSP成本竟下降了26%之多!探究背後成本下滑的原因,可歸功於太陽熱電可伴隨裝設儲能設施以儲存熱能,因而不受夜晚無陽光限制,仍能夠增加發電時數。

當然,技術逐年進展,也讓太陽光電和陸域風電裝設成本下降、容量因數(Capacity Factor,可理解為全年發電比例)上升,使全生命週期的均化發電成本大跌。IRENA預估,太陽光電和陸域風電的成本在未來仍將持續穩定下跌,在2020年時的太陽光電成本將下跌13%,至每度0.048美元(約1.44台幣),陸域風電成本將下跌8%,至每度0.045美元(約1.35台幣)。


2018年各類綠能電廠成本全都下跌。(來源:IRENA綠能發電成本報告)

小水力與地熱 在台也有發展潛力
當然,低廉的價格帶動了風光的快速發展,去年全球太陽光電裝設了高達60GW,占全部再生能源的55%左右,而陸域風廠則安裝了45GW,水力為21GW。除了較成熟的水力及風光以外,其他再生能源也頗有發展潛力。由於近年大型水力電廠因影響生態之虞,各國不易找到適當場地興建,反觀小水力發電,因為少了大興土木的必要性,相較而言是較好的解決方案,也漸漸引起大家的興趣。以各國近年小水力容量因數約達46%~67%來看,與大水力發電34%~62%的因數相近,這說明了即使是小水力發電廠,在水力充沛情況下,發電潛力不輸給大型水力發電。台灣山高水急,河流高低落差大,或許可將發展小水力視為一種兼顧生態與在地能源需求的解決方案。

再來看到地熱發電,全球均化成本多落在化石燃料成本的低標,容量因數多落在8~9成的高檔,幾乎可說是全年發電的再生能源,潛力大且成本低廉。富有地熱資源的台灣,也許可以朝這方面努力發展,讓地熱在風能與光能之外,成為綠能發電量的第三隻腳。

 
各國太陽能電廠成本皆呈跳水式崩跌。(來源:IRENA綠能發電成本報告)

既然再生能源新建電廠的成本愈來愈低,不管是以經濟或是減碳角度,各國應大力發展。但配套的智慧電網、電網管理與儲能設施也愈見重要。報告指出,今後將不只看發電成本,還需逐漸以整體系統成本來考量。若擴大考慮到環境外部成本,各種綠能互補搭配而成的發電組合,將會是今後全球能源配比的藍圖。

【參考資料】IRENA-Renewable Power Generation Costs in 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