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
Jun.

45

台達綠生活

文: 詹詒絜/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 高級專員

四月底,頂著戶外攝氏32度高溫,驅車前往桃園大溪天主教方濟生活園區。這是一個走過一甲子歲月的天主教堂,在2009年被重建時沒有裝置任何一台冷氣,卻可以在炎炎夏日裡,一場高達300人的聚會中,維持室內溼度和溫度的舒適感!

究竟是什麼樣的設計,讓這樸實又簡潔的園區能夠克服酷暑的挑戰?要回答這個問題,必須先考究一下何謂「方濟精神」。

承襲方濟精神 園區節儉不浪費
在天主教的信仰中,方濟是一位愛好和平及大自然的聖者,他倡議人與萬物之間的「融和」,在實踐上崇尚節儉、不浪費,夠自己用就好。正是這幾番精神,影響了建築師設計這座園區。

首先,一入園區,會發現有大片的生態綠地。算起來,建築體在總基地面積的占比,竟然還不到三分之一!對此,建築師表示:我們只取所需的份量空間,剩下的,何不還地於自然呢?

再來,緩步走進教堂,可以聞到一陣陣木頭香氣迎面而來,這原本是舊聖堂的大樑,由於仍保持良好的木質,建築師決定將其再利用,加工製作成新聖堂的大門,延續歷史的味道。此外,但凡在教堂、餐廳、靈修中心裡所能看到桌椅,都是由保齡球館的舊球道所製成,這些原本是要被申報廢棄的物品,在方濟精神下,重新被賦予新生命。

值得一提的還有餐廳裡土牆,那是一幅「最後的晚餐」,泥土來源正是新教堂在建造時,為了挖地基所取出來的土。由於這些黃土的孔隙率高,透水性大,當濕氣過重時,這幅畫會自動吸取水氣、調節顏色,讓建築物不至於反潮,兼具了「天然除溼」和「藝術整合」的雙重效果呢!


園區處處綠意盎然,來到這裡,人的嗅覺、聽覺、視覺皆得以滿足

幾項招式 為教堂自然降溫
接著來看看園區的建築節能招式,第一個祕訣在於避免豎立過多的柱子。由於磚石或鋼筋混凝土構造,往往具備「高蓄熱」的特徵,常常讓建築內部難以退燒。因此,建築師把多餘的牆面空間交由一上一下的窗戶補齊,這樣就能時時引進微風和外氣。

第二套手法是製造外遮陽,那些圍繞在教堂周圍的紅格柵,除了讓風穿梭其中,同時也避免了日照光的直射。而配著教堂前的水池,當風吹拂過來,會把水氣一併帶入堂內,形成大自然中的調溫劑。另外坐東朝西南方向的教堂有足夠的迴廊遮蔭,使室內溫度完全不受西曬的威脅,這般設計也巧妙地讓陽光在格柵及玻璃的點綴之下,創造光影交際的美感。

再來,建築外觀的顏色也發揮一定程度的影響力,偏淺灰的塗料能夠大幅降低建築表面的吸熱效果、緩和室內高溫壓力。而聖堂屋頂上的十字架天窗,原本是為了消防法規所設計,但偶然促成了「浮力通風」的條件,可用來誘導熱氣流上升,讓建築上端及下端兩個不同氣溫層的空氣垂直對流,為建築降溫。當天氣好的時候,十架光影會映照聖堂,甚至跟著太陽移動!有如羅馬萬神殿的圓形天窗,意外具備了日晷的功能。


屋頂上方的十字窗口,讓教堂內的充斥光影變化


會善用大自然恩賜的建築 就是棟綠建築
總體檢視這個方濟園區,會發現大自然的四大恩賜:風、光、水、土,皆被充分應用於建築設計裡,帶來良好的自然降溫、照明、除溼等效果。如此與自然共存的空間,也正是方濟理念持續不斷強調的。

話說回來,在這個「綠建築」一詞已風靡多年的時代,究竟什麼是「真正的綠建築」,也值得我們省思。這座大溪方濟生活園區,沒有打算去申請任何綠建築標章,卻用綠建築的概念,貫穿整個重建過程,最後整體的造價比同類型建築少30%,每平方米全年耗電量甚至不到12度電,這些都一一提醒我們:僅僅是順應自然運作規律,就可以創造出一棟很省電又省材料的建築,這就是綠建築的意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