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
Feb.

43

台達綠生活

文: 詹詒絜/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氣候與能源專員

去年12月甫落幕的第24屆聯合國氣候公約締約國大會(COP24),被交辦要完成《巴黎協定》規則手冊,讓全球升溫「限制在2°C或1.5°C以下」的目標,以及各國的自主貢獻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, NDC),皆得以落地。因此,COP24是繼2015年COP21巴黎氣候峰會後,全球氣候社群最迫切緊盯的一屆。

但如此極為重要的一屆會議,談出的結果究竟如何?統整這半個月來國際媒體和環境團體給的評價,似乎只有「尚可」一詞可以形容。

石油國家攪局,1.5°C報告地位岌岌可危
去年十月剛問世的IPCC《全球升溫1.5°C特別報告》(Special Report on Global Warming of 1.5°C),明確點出地球升溫1.5°C與2°C之間的差異,甚至預估地球均溫最快極有可能在2030年時,就超過1.5°C。無庸置疑,這份重量級的報告,為談判敲了「加緊提升減碳企圖心」的警鐘,但卻不是所有國家都在乎這一聲鐘響。


許多環保團體對於COP24的最後成果感到失望,尤其是在IPCC1.5°C報告並未在規則手冊裡獲得該有的地位

美國、俄羅斯、沙烏地阿拉伯、科威特等四大產油國,齊聲堅持使用「收到」(note) 一詞,取代「歡迎」(welcome) 這更強烈的措辭,來弱化這份報告在規則手冊裡的地位。最後經過一番折衝、角力,決議定調為「歡迎這份報告準時完成」(welcome the timely completion),並未強烈要求各國未來在執行《巴黎協定》時,需以這些科學證據為基準,這讓國際氣候社群不禁開始擔心,協定的落實會像失了根的浮萍,定不下來。

拼出了規則手冊,卻缺了幾個角
再來看到眾望所歸的規則手冊,可說是在最後關頭成功出爐,界定了國家因應氣候變遷的責任,又白紙黑字地寫下各國申報執行狀況的進程和內容。但這看似完善的規則書,卻還是少了幾塊拼圖。

最重要的一環,莫過於被視為有效帶動全球性合作的碳交易市場機制。由於被譽有「熱帶川普」封號領導人(總統Jair Messias Bolsonaro)的巴西,堅持其所取得的碳權,不僅可以拿來買賣,還可以被計入國家自主貢獻(NDC)中,如此重複計算碳權的問題,當然難以獲得其他國家附和,最後無疾而終。

另外一方面,規則手冊雖然過關,但各國對於更上一層的氣候行動,依舊缺乏企圖心。COP24原本也預定要檢視自《巴黎協定》通過後,這三年來各國的減碳行動成果,但本屆各國多把精力花費在辯論規則手冊上,對於國家自主貢獻的檢驗與強化顯得意興闌珊,除了歐盟在會前發表2050年「碳中和」目標之外,其他國家幾乎都繳了白卷。


波蘭COP24的成果顯然無法讓環境團體感到滿意,雖然也有些團體給出正面評價,但許多重要內容仍須留待智利COP25討論

整體而言,COP24的談判結果並未讓眾人滿意。但也有許多評論認為,這次能產出規則手冊,已經相當不容易,特別是在「權力真空」情況下,往年帶領會議往前邁進的幾個指標國家(英國、德國、法國),本屆恰好都苦於國內事務而無法好好顧及這次談判。而回頭檢視過去COP歷史進程,這份不完善的手冊,大概也是至今最完善、最有企圖心的程序與協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