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
Feb.

43

台达绿生活

文: 詹诒絜/台达电子文教基金会气候与能源专员

去年12月甫落幕的第24届联合国气候公约缔约国大会(COP24),被交办要完成《巴黎协议》规则手册,让全球升温”限制在2°C或1.5°C以下”的目标,以及各国的自主贡献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, NDC),皆得以落地。因此,COP24是继2015年COP21巴黎气候峰会后,全球气候社群最迫切紧盯的一届。

但如此极为重要的一届会议,谈出的结果究竟如何?统整这半个月来国际媒体和环境团体给的评价,似乎只有”尚可”一词可以形容。

石油国家搅局,1.5°C报告地位岌岌可危
去年十月刚问世的IPCC《全球升温1.5°C特别报告》(Special Report on Global Warming of 1.5°C),明确点出地球升温1.5°C与2°C之间的差异,甚至预估地球均温最快极有可能在2030年时,就超过1.5°C。无庸置疑,这份重量级的报告,为谈判敲了”加紧提升减碳企图心”的警钟,但却不是所有国家都在乎这一声钟响。


许多环保团体对于COP24的最后成果感到失望,尤其是在IPCC1.5°C报告并未在规则手册里获得该有的地位

美国、俄罗斯、沙特阿拉伯、科威特等四大产油国,齐声坚持使用”收到”(note) 一词,取代”欢迎”(welcome) 这更强烈的措辞,来弱化这份报告在规则手册里的地位。最后经过一番折冲、角力,决议定调为”欢迎这份报告准时完成”(welcome the timely completion),并未强烈要求各国未来在执行《巴黎协议》时,需以这些科学证据为基准,这让国际气候社群不禁开始担心,协议的落实会像失了根的浮萍,定不下来。

拼出了规则手册,却缺了几个角
再来看到众望所归的规则手册,可说是在最后关头成功出炉,界定了国家因应气候变迁的责任,又白纸黑字地写下各国申报执行状况的进程和内容。但这看似完善的规则书,却还是少了几块拼图。

最重要的一环,莫过于被视为有效带动全球性合作的碳交易市场机制。由于被誉有”热带川普”封号领导人(总统Jair Messias Bolsonaro)的巴西,坚持其所取得的碳权,不仅可以拿来买卖,还可以被计入国家自主贡献(NDC)中,如此重复计算碳权的问题,当然难以获得其他国家附和,最后无疾而终。

另外一方面,规则手册虽然过关,但各国对于更上一层的气候行动,依旧缺乏企图心。COP24原本也预定要检视自《巴黎协议》通过后,这三年来各国的减碳行动成果,但本届各国多把精力花费在辩论规则手册上,对于国家自主贡献的检验与强化显得意兴阑珊,除了欧盟在会前发表2050年”碳中和”目标之外,其他国家几乎都缴了白卷。


波兰COP24的成果显然无法让环境团体感到满意,虽然也有些团体给出正面评价,但许多重要内容仍须留待智利COP25讨论

整体而言,COP24的谈判结果并未让众人满意。但也有许多评论认为,这次能产出规则手册,已经相当不容易,特别是在”权力真空”情况下,往年带领会议往前迈进的几个指标国家(英国、德国、法国),本届恰好都苦于国内事务而无法好好顾及这次谈判。而回头检视过去COP历史进程,这份不完善的手册,大概也是至今最完善、最有企图心的程序与协议了。